你在这里: 首页 >> 全球视野 | 发表于 星期四, 2013 7月 11
Print Friendly
作者:

策划:封璟 执行:沈绍杰、陈溪
翻译:沈绍杰、陈溪、Rachel Gouk、陈培进
部分图片提供:上海历史博物馆

随着电影和唱片在上海登陆,上海滩的时尚潮流开始与西方同步,在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影业公司和唱片公司复制西方模式,这些造星工厂的兴起,催生出或清秀、或妖娆的上海女子,如同璀璨的星星闪耀于十里洋场,演绎出上海传奇种种。

上海名伶

唱片公司的诞生
上海是中国最早引进唱片的城市。1889年留声机随着大批洋货进入上海口岸,20世纪初唱片开始在上海洋行销售。1908年,法国百代公司在上海成立『东方百代唱片公司』,中国唱片业由此正式诞生。

此后,众多唱片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到1926年末在上海从事唱片、唱机业务的企业已近30家,规模之盛,冠于全国。到30年代初,上海形成了以百代、胜利、大中华三大唱片企业为核心的局面。当时中国本土制作的唱片大都由这三家企业出品,上海当时是中国名副其实的唱片中心。

唱片封套,唱片封面

1927年中国现代流行音乐教父黎锦晖创作了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毛毛雨》,由他18岁的女儿黎明晖演唱,这首令人耳目一新的流行歌曲由百代公司灌制成唱片,通过收音机和留声机迅速传遍大街小巷,上海由此升腾起一股流行歌曲的热潮。

从上世纪30年代起,周璇、李香兰、白虹、姚莉、白光、吴莺音等上海滩家喻户晓的红歌星,灌制了大量的流行金曲唱片。这些国语老歌,直至今日仍在全球各地华人世界中被传唱,对中国歌坛影响深远。人们从这些不灭的金曲中依旧可以重温老上海的韵味风情。

复制好莱坞
1896年,电影在西方国家问世的第二年,上海的一家茶楼里放映了中国第一部短篇,从此便揭开了电影在中国的篇章。此后的二、三十年间,电影文化在上海蔚然成风,电影公司成为巨大的造星工厂,孕育了一批批经典的荧幕明星。那个时代的上海电影院紧跟国际影片的步伐,好莱坞的电影上映一周,一定会出现在上海的电影院中。中国人的传统审美和思想在那时发生惊人变化,上海的太太小姐们开始烫头发、擦口红、穿高跟鞋,生活方式也靠近西方,人们开始懂得享乐,享受自由恋爱,开派对、泡舞厅、跳贴面舞、男女大方同居,好莱坞影片中的生活方式成了上海摩登青年的时尚手册。

30年代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个黄金时期,形成了以上海为中心的摩登电影。以胡蝶、阮玲玉、周旋等女星为代表的明星制度培养了中国早期都市追星族,形成了广泛的影迷群体。明星效应不仅使得西方的生活方式迅速融入上海社会,而且迅速带动了唱片、画报、时装、美容、化妆品业的发展。

天涯歌女周旋

天涯歌女,周旋
旧上海不但是老电影的发祥地,更是音乐的天堂。当时歌曲数量最多的当属『金嗓子』周璇。1920年出生的周璇是常州人,中国流行音乐的『金字招牌』。她『燕语莺声』般的歌喉让人过耳不忘,一个简单的二胡就能让她大放异彩。『唱而优则演』,周璇清丽的面容、自然的本色表演又让她在多部电影里出彩,成为中国最早的两栖明星。

然而金嗓子却命运凄凉,从小被收养,不知父母和出生年月,为讨生计年幼的周璇四处奔走,唱歌,在电台演出,每天要唱到一、二十家,喊到声嘶力竭,入了电影行业后也未有好转。唱片和影业公司靠着周璇这块金字招牌发展得如日中天,但周璇成了『人肉印钞机』,常常日夜不息的工作,短暂的一生出演了40多部电影。名利的背后是惨痛的代价,在遭遇了失败的婚姻以及积蓄被情人骗走后,她饱受精神疾病的折磨,四十岁不到就与世长辞。

天涯歌女,周旋

一代妖姬白光
另一位歌坛传奇女子白光则是民国时期最受争议的女子。她出生于北平,早年出国日本,回国后到上海发展,充满磁性的女低音当时十分罕见。她的歌曲歌词妖冶挑逗,大胆到让当时的歌迷脸红,小报上曾批评白光的歌是『靡靡之音』,但白光人气不减,在兰心剧院的独唱音乐会最高票价卖到3000元,和周璇的票价持平,但场场爆满。

一代妖姬,白光

与周璇不同的是,在涉足电影业后,白光扮演的都是放荡、诱惑的『坏女人』。她标志性的大波浪、粗眉,朱唇上还衔着一支玫瑰,迷离的媚眼间满是诱惑。白光的作风更是大胆,她与日本制片人山家亨和美国飞行员克瑞斯的两场惊天动地的跨国恋,在一个相对保守的年代,让人震惊。白光的特立独行不但让人们记住了她的真性情,更被封为『一代妖姬』,她的名字也成为『叛逆』与『个性』的代名词,与同时代的的玛丽莲梦露比肩齐名,成为中国本土的性感女神。

先锋女郎谈瑛

先锋女郎,谈瑛
即使是在群星闪耀的三十年代老上海,也很难将谈瑛归为哪一类别的女性。她的独特与神秘自成一派,她的妆容妖艳,独创的黑色烟熏妆在眼睛周围蔓开来,如今看来也很先锋。1932年,出道不久的她主演无声片《失足恨》,影片中,只有17岁的谈瑛将女主角与已有家室的导演的关系演绎地惟妙惟肖。让人震惊的是,这个『失足』的故事竟改编自谈瑛和导演的真实经历。影片上映后,好奇的观众纷纷涌向影院观看,票房场场爆满,人们从此记住了谈瑛的名字。

谈瑛的星路荆棘遍布,她曾经与蔡楚生、孙瑜、赵丹等优秀电影人合作,塑造了许多经典荧幕形象,但将她推向风口浪尖的,是她高调而又特立独行的个人生活。她出入上海的舞厅、和导演同居、未婚生子、打官司等,在当时都是让人咂舌的新闻。离经叛道的气质和言无所忌也让她成为了当时女权的代表人物。

阮玲玉和蝴蝶
默片时期最著名的电影明星是阮玲玉和蝴蝶,一个是容貌甜美、能歌善舞的当家花旦,另一个是细腻敏感、形销骨立的戏精。在中国影坛上,她们代表了两类上海女人,截然不同的命运也成为老上海的经典传奇。

蝴蝶

蝴蝶

1933年受到西方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影响,上海也举办了一场全民投票的『电影皇后选举大会』,毫无悬念,两人的名字同时出现在前三甲之中。民众常拿她们做比,连影迷也分为『玉派』和『蝶派』,但她们之中却不存在刻意的竞争。蝴蝶很欣赏阮玲玉的演技,她曾说:『阮玲玉演得了我演过的角色,但我演不了她演的角色。』

有人曾把蝴蝶和阮玲玉比作薛宝钗和林黛玉。蝴蝶体态丰盈、性格开朗,为人处世识时务、会做人,不挑戏不抱怨,导演叫她『乖少女』,虽曾陷入流言蜚语,倒也全身而退,晚年随家人定居温哥华,一生风光明艳。而阮玲玉则出身贫寒,早年随母帮佣,寄人篱下的生活造就了她细腻软弱的性格,成年后又遭遇情感纠结和婚姻不幸,如同她在银幕上塑造的悲剧形象,阮玲玉误入红尘不堪忍受,最终将自己的命运了结于二十五岁的芳龄,只留下『人言可畏』四个字。

阮玲玉

阮玲玉

两人在电影《白云塔》中的合作,是唯一一次合作,为后人留下了二人友情的鉴证。由于命运安排,『玉蝶双飞』的时代并没有持续太久,最终曲终人散,劳燕分飞。

查看“上海1930s”其它文章

旗袍伊人

时尚先锋

东方巴黎

一代名伶

摩登时代

Categories: 全球视野   Tags: , , , ,   

写个评论

登录 写个评论。